烈控!!!& 布烈瑟浓
集合地
四驱兄弟·WGP专区
布烈/卡豪/伪独伊 ♥
纯自我满足

[布烈]人言可畏

       与鲜网同步更新。
     
  ++++++++++++++++++++++++++++++++++++++++++++++++++++++++++++++++   
     
  文题:人言可畏
  背景:伪原著向
  分级:微N15?偏粮食闹剧
  CP:Brett Astair X Retsu Seiba
    
  警告:对BL、布烈、同人过敏者,勿入- -+ 
     剧情妄想过头 吵架禁止 漫骂不可 雷飞责任自负
  
  ++++++++++++++++++++++++++++++++++++++++++++++++++++++++++++++++
  
  

 
   
  常言道,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这是WGP赛程期间的某天傍晚,当NA Astrorangers和Eisen Wolf在结束了一次简单的对抗性质的训练以後,两队人马一同从训练场回去宿舍的半途上,经过底楼的公共休息室门口,听到那些热闹的谈笑声不断传出来时,Schmidt所做的总结。 
   
  说者无意,听者也无心。 
  更何况NA这厢有Josephine连衣服都懒得换,转眼早已经跟正聊得起劲的姑娘们扎了堆,等到一个个都热络地打过招呼之後才想起回过身来,一眼瞥见自家队长还倚在门口,赶紧挥手赶人。 
   
  於是Brett就那麽跟里头那群忽然没了声的姑娘打上了照面,挑起眉毛耸了耸肩,动身准备离开时又险些撞上站在他身边的Schmidt,指了指里面的那群,回应道, 
   
  “真是真理。” 
   
  话毕,笑过不提。 
   
  只是Brett全然没有想到,他跟Schmidt那出於调侃性质的会心一笑,当时落在某些人眼里足以制造出何等巨大的风暴来。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这是真理。 
  数小时後Brett再一次如是想,发自内心地,伴随著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说实话我真的一点都弄不明白女孩子们究竟哪来那麽多话题可聊的。” 
  彼时Brett盘著腿,人也向後倾,双手支在铺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仰望天花板作无语状。而他这副与平日里的严肃认真大相径庭的样子於床和房间的主人而言却如同司空见惯了一般毫不希奇。 
   
  “女孩子确实就是有那麽多东西可以聊咯……” 
  这会儿他正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穿著毛巾制的浴袍,领子因为一只手扶著头上的毛巾而微微斜向另一边。当他走到Brett身前,弯腰取走Brett随手丢在边上的挡风镜的时候,还可以看得到胸前微微蕴红的肤色和淌落下的水珠泛著的亮光。 
   
  “会感冒的……” 
  Brett把视线往旁边挪了挪,觉得脸上似乎有些发热。谁知对方忽而毫无逻辑地接了他的话。 
   
  “只是这样?” 
   
  Brett莫名地将视线又掉转回去,只见毛巾已经被取了下来,火红色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跟脖子上,他依旧可以看见水珠顺著几缕发丝钻进浴袍里边去,生生又叫他楞了几秒。 
   
  ──他居然还用那双大眼睛直直地朝自己看过来,还用那种带了些迷惑不解有无辜的眼神…… 
   
  於是这回Brett干脆整个人都挪开了,同时一把将对方拉到自己先前坐著的位置上,然後伸手拉扯上浴袍的领口…… 
   
  “Brett?” 
   
  两个人就著这麽个姿势停滞了几秒之後,不晓得是为了什麽,Brett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拉扯的领口的手向颈间合拢起来,拭干那些水迹,接著取下挂在脖子上的毛巾,帮忙拭干起头发来。 
   
  他依旧觉得脸上有些热,同时又暗自庆幸,烈现在低著头,看不见他的脸。 
  而後忽然又像是为了避免什麽尴尬一样,再一次接著原本的话题说开了…… 
   
  他们都不知道那究竟是过了多久。 
  拭干头发的时间微妙地长,工具也由毛巾换成了吹风机。Brett意外地多话,烈则多半时间都低著头,安静地听著,偶尔回应一两句以打消对方自觉没话找话的尴尬。 
   
  从Brett结束了训练回宿舍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 
   
  据说,当Brett两个多小时以前经过公共休息室时,那里面的茶话会似乎是因著刚找到新的话题而又一次热闹起来。之前桌上已经被吃掉了大半的零食统统给不知道谁贡献出来的成堆的杂志让位──但尽管如此姑娘们还是都凑在一起几个人合看一本并不时地对其中的内容评头论足,说说笑笑间万分开怀。 
   
  而当一个多小时前他又再一次经过那里时,兴许是因为到了饭点的缘故,之前说笑的女孩子们的面孔少了几张,想必多半是转战食堂了。不过也还是有人直接买了快餐回来继续锲而不舍,此外还见到几位选在休息室用餐的男生……比如俄国队那位老好人Yuri,被一众女生围在一处,处境恐怕是极为的不幸。 
   
  然後到了半个多小时以前,在Brett终於将教练所需要的文件资料全部都处理完毕之後匆忙朝宿舍赶过去的路程上他第三次经过了那里,沿途上还与正欲寻乐子的Michael险些撞了个正著。 
   
  “说起来,分明当时是他一面走路一面在听歌来著……” 
   
  “恩?”感觉到一直吹拂著的暖风忽然熄了动静,於是睁开眼睛,摸了摸头发,已经完全吹干了。“莫非是被挖苦了?” 
   
  “他说什麽‘屋子里黑灯瞎火的就不要带墨镜了嘛,我早和你说过的,就是不听话’。那个毒舌正太……” 
   
  “看样子你成全了他今晚上的第一把消遣了。估计还会变成她们今晚上的谈资……” 
  听到这话,Brett瞬间冷下了脸。这副不爽的表情让总是能让烈一阵好笑,不过却也晓得兴许对方真的是很不愉快,於是想了想,遂提议道,“那我们现在也去休息室好咯?你就当探探Michael有没有拿你服务别人嘛。” 
   
  “……”Brett依旧冷著脸,却是挑了挑眉,“其实你是饿了吧。” 
   
  “这麽说也的确是有一点……”有些心虚地应著声,一面已经自顾自换完了衣服,“再说现在也很晚了……不过反正我们明天都放假……” 
   
  不知有几分真假,但是烈的话里分明就掺了那麽些恳求和解的语气……而且…… 
   
  ──宿舍的过道上,夜里只开墙灯。 
   
  Brett最终败下阵来。 
  而很快他就为自己的意志不坚定而感到後悔了。 
   
  原因很简单──时间。 
  像Brett这样从大多数方面来讲都可算得上是身心健康的少年从来都不能想过,从他最後一次经过休息室算起一直到现在所经过的那些时间,足够另一些惟恐天下不乱又早熟的少男少女们把话题变成午夜档。 
   
  我没有强调少男哦。真的没有。 
   
   
   
  从房间到休息室,烈和Brett是走楼梯下来的。 
  白日里蹦蹦跳跳只需一两分锺的路程,因为烈的黑暗恐惧症的缘故被迫拉长──对此Brett倒是毫无怨言,毕竟在这一路上他的手臂始终被烈紧紧地挽著。要知道烈平日里为人一向拘谨得很,像这样被他全心倚赖著的经历Brett平日里求都求不来,又怎麽会觉得不满呢?非要说有不满的话,那也只有在休息室临近了的时候,当他可以清晰得听见里头众人的谈话,暗自郁闷为什麽这路程不再长点了吧。 
   
  “哎?你说Brett跟Schmidt两人互相有意思?” 
   
  Ouch!还有这谈话的内容怎麽他妈的那麽劲爆! 
   
  当Brett的天才头脑仅用了几亿分之一的时间理解完从里头传来的这句天外之音的含义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浑身发僵,而当下一个千分之一秒他对上烈带了些意外感的眼神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混身上下的毛孔都剧烈收缩起来了。 
   
  “Brett……”如同扫描一般把跟前这位……呃……现在算是可以把关系定义为“好友”的美国队队长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後,烈的表情瞬间放松下来。 
   
  “这还真是叫人意外啊……” 
  他扶住额头,先是缓慢地叹了一口气,又忽然像是如释重负似的笑了出来,再一次抬起头来时,目光里居然又带了些自嘲性质的懊恼。 
   
  ──坏了! 
  Brett脑中顿时警铃大作。他迅速把状况仔细分析了一遍,按照之前的发展,他和烈目前的关系,正处於“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从两个人这段时间的交流来看,他认为烈与他做出的判断是相同的。而之所以还不曾捅破那层纸,Brett的理由是以两人的年龄而言,现在还太早了。而烈所顾虑的,恐怕就是他自身会错意的可能吧…… 
   
  原本,如若没有意外发生的话,Brett是打算就这样和烈相处下去,一直到烈16岁的时候,再正式告白。 
   
  但是现在意外发生了。偏偏还是他所能预料到的所有情况中最坏的一种……从懂事到现在,几乎一切事情都能够冷静掌控的天才少年Brett的大脑,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刻,忽然当机了。 
   
  “不是那样的……” 
  无力地想和烈解释,Brett第一次了解到“慌张”是何感受…… 
   
  [背景音] 
   
  “Jo你可别乱说。我们家Schmidt那可是有主了,我看Brett那就素一单恋……”虽说是反驳,却轻易听得出其中笑意──BY惟恐天下不乱星人Michael。 
   
  “扯淡!今天我还看见我们家队长跟Schmidt眉来眼去的呢。肯定有JQ!”万事主张讲证据主实际,恨不得上图上真相的新时代女强人Josephine丝毫不遑多让。 
   
  [/背景音] 
   
  ──尤其是当现下这种不论自己做何解释对方都不太可能听得进的时候。 
   
  “确实要说起来,你和Schmidt的确也认识很多年了。关系也一直不错。”烈忽然拍拍Brett的肩膀,这让他意识有些反应不过来。而休息室里Jo的声音也始终没停下。 
   
  “你不也看到今天训练那会,他们两个临时组队默契那叫一个好啊……” 
   
  边上的Janet用羽扇掩面打了个呵欠,“那也不至於地下工作做的这麽好啊。我们可是一点苗头都没看出来呢……”兴致却是丝毫没减。 
   
  趁Janet这句话,著实让YY得正起劲的人们安静了一阵的当口,Brett即刻想要抓住机会。 
   
  “烈你听我说,其实我跟Schmidt……” 
   
   
   
  “莫非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Janet边上的Magritt忽然一个击掌,一屋子人顿时仿若一语惊醒梦中。 
   
   
   
  连带著烈也笑得豁然开朗起来,开朗得连之前那一点懊恼都没了,搭在肩膀上的手也拍得更用力了些。 
  “原来如此,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哎呀Brett你不用这麽紧张嘛……” 
   
  我不紧张行嘛……内伤到掩面。等到他回过神来,里面那群人妄想的情节已经彻底崩坏了。在此先原谅Brett的大脑完全无法理解那一群的跳跃性思维,他现在还有更严重的问题要解决,有天大的误会要撇清,最让他不安的是烈神奇地对里面的谈话内容抱起了兴趣来,现在正听得津津有味。 
   
  Janet第二次抛出议题。 
  “既然要那麽说,就全当他们确实有JQ好了,但是……01怎麽算?” 
   
  “Brett是攻!” 
  “Schmidt是攻!” 
   
  Josephine和Michael立时不约而同地主张了自己的攻受观,紧接著就展开了有关CP攻受问题的激烈辩论,由赛事成绩举证到个人生活习惯,力图克敌制胜……两人的辩才如果可以引用到Brett正著手准备的论文中,相信一定能够为文章润色不少…… 
   
  但是,他早已在听到“01”那两个数字之後,决定选择性失聪。 
   
  休息室里面,Michael的手指扶著下巴,一脸困扰。 
  “我想不出Schmidt受会是什麽样哎……” 
   
  ──装,你就装吧。 
  谁不知道你们家Schmidt根本就是个女王受,再女王还是个受。他攻我?你让Eric情何以堪…… 
   
  随著议论越发热闹,Brett逐渐默默,终只能做无语问苍天状。但是这中间又有好几次想干脆直接跟烈坦白,只是几番因被打断而产生的欲言又止,很不幸地完全被烈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Brett……你是不是不好意思承认,你其实是0?” 
   
  一击必杀。 
   
  “其实之前在房间的时候我就有想……为什麽Brett完全没有行动呢?也许之前都是我想太多了,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理解了……嘛,老实说刚才确实是有些受到了打击来著。不过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 
   
  说完,烈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後释然地与Brett一个微笑──Brett的大脑因此再度重启。 
   
  “不对!完全不对!烈你听我说……” 
   
  “哎呀,真的不用不好意思!不用对我感到抱歉的嘛!晚上好啊Michael!” 
  说话间,烈已经走进了休息室里面──他原本就肚子饿,感情还小小受挫了那麽一下,多吃些东西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 
   
   
  所谓人言可畏──由此牵扯出千万不可与八卦扯上关系的道理。 
  要知道Brett被迫浮出水面的追妻大计的第一步之所以会进行的如此不顺利,托的就是八卦的福啊。 
   
   
   
   
   
   
   
   
   
  人言可畏 
   
   
   
   
  END

评论(2)
热度(39)

© 天国之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