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控!!!& 布烈瑟浓
集合地
四驱兄弟·WGP专区
布烈/卡豪/伪独伊 ♥
纯自我满足

[烈&豪]点 滴

+++++++++++++++++++++++++++++++++++++++++++++++++++

文题:点 滴
背景:架空[?]
分级:粮食
CP:Brett Astair X Retsu Seiba
         Carlo Seleiny X Go Seiba
  
警告:年龄BUG、地域BUG、专业领域BUG有 
            对BL、布烈、卡豪、同人过敏者,勿入- -+
   剧情妄想过头 吵架禁止 漫骂不可 雷飞责任自负
  
+++++++++++++++++++++++++++++++++++++++++++++++++++

以下正文 


点 滴

“啊……?”

耳机里传出烈这声小小的惊呼的时候,Brett正以一只手支着头,另一只手挡在方向盘上,手指百无聊赖地随意敲着节拍。

“怎么了?”他下意识扫了一眼仪表盘,早晨6点42分,日本的话应该是在晚上快九点左右。“晚班要迟到了吗?”

下意识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陷在每个星期一不论提前多久出门都要经历一次的公路塞车中。而后摇了摇头,想以日本的交通状况多半是不会,紧接着Brett听见抽屉拉开的声音。

烈把电话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跪坐在床头的柜子前面,看起来很有些吃力地把手朝抽屉深处探过去。

“没什么……恩……不过我今天要给人顶两个小时的班,所以大约再过个十来分钟就出发了吧。”

“哦。”电话那边传出按喇叭的声音。“你现在在做什么?”

“恩……整理一下药箱。你晓得家里这方面的事情现在也都归我管……”摸了半晌,烈终于把身子收了回来,手上抓着一个药瓶。听筒里按喇叭的声音轻了下去,微微已经可以听见马达发动的声音了。想必Brett那边的堵塞高峰已经告一段落,烈同他随意又聊了一句,为了不打扰对方开车赶紧说了再见。

良江这时候刚巧从楼上走下来,只见自己那一向懂事的大儿子跪坐在药柜前头,难得一见地,微微皱着眉。

“啊啦小烈,你还没出门吗?”

母亲的声音让烈回过神来,点头应了一声,利落地又把散落在外头的几个药瓶给收拾好。

“这就走了,妈妈。”
他起身拍了拍有些磕痛的膝盖。小跑到玄关,接过良江顺手递来的外套,有些匆忙地穿上鞋,然后打开门,刚跨出去一步,又退了回来……

“来,拿好伞。”

“谢谢妈妈。”
微有些不好意思又孩子气地吐了下舌头,再一次开门,跨出门槛之前先打起了伞。

“对了,妈妈……”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烈又回过身来。

“豪这些天……”

屋外的雨水落在街道上,打着节拍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畦起小小的水洼,白色的雾气随着烈的言语吐息弥漫在初春的空气里。

烈在门口立了一小会儿,待江良徇着实话答了自己的疑问,这才记起自己快要迟到了,赶紧举起伞扎进雨帘子里猛冲。

二月春风似剪刀。

烈今年已经22岁了。
出生并生活在中产之家,有开明的父母对自己关怀备至。相貌不算英俊,但至少够得上清秀干净。成绩优异,学业有成,自然也是前途无量。当下还维系着稳定的恋情,恋人的条件也是好的无可挑剔——当然,先把性别忽略不记的话。

总之,短短的二十二年来,烈的人生可以说是一帆风顺,毫无瑕疵的。
不过,如果有人就这个问题去向他本人寻求答案的话,多半会意识到以上的结论只不过是局外人的一知半解而已。

烈的烦心事其实很多,他的心里总少不了牵挂着的人、事、物,而在那个“人”字里面,就有个首当其冲的家伙叫烈花了二十二年中几乎90%以上的时间去为之头疼。而且很不幸的,烈感到自己现在又多了一桩有关那人的事情要操心。

大约像是冬春季节交替的时候,烈工作的地方总是比较热闹的。

急诊室,时间已经过了晚上11点半。
送走了急诊高峰时段的最后一位病患,近两个小时的忙碌终于告一段落。烈在重新回到椅子上之前先活动了一下身体,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褂。

然后他把注意力再一次投向显示屏,自言自语道, 
“最近患呼吸道疾病的病人增多了,是因为气温忽冷忽热的关系吗……?”

伸手按了两下鼠标,屏幕上便显示出了这几天开给病人的药物清单列表,多是些感冒药和抗生素,下呼吸道疾病的处方药也开出去不少……

看着某个熟悉的药名,烈出了下神。
Compound Methoxyphenamine Capsules,虽说现在从它在处方上出现的频率上来确实是受众非常广泛的药物之一,但是却仍旧不能成为故事一开始烈在自家的药柜里也找出了它的理由。

在烈的印象里,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都应该没有这种药物的适应症状的,虽说刚开始也想过是不是豪那边出了问题,但是出门前跟母亲确认过的话,却反倒让自己愈加地犹疑不定了。


“妈妈,我最近都没怎么碰到豪,想问问这些天他有没有身体不舒服什么的?”

“其实我觉得他是有些感冒了,之前听他咳得厉害,可是他说已经自己吃过药多睡一阵就好了。问他要不要请假,他说用不着。”

“感冒了?有发烧吗?”

“那倒是没有,我趁他睡着的时候给他去量过的。”

“是吗……我知道了。”


回想着自己与母亲之前的对话,烈揉了揉眉心。脑子里一时间理不出什么头绪,而心里的不安却越发厉害。他蹙着眉头咬了咬嘴唇,正想着回去以后还是找人问了才清楚,诊室的门却又被人推开了。

“那个……医生……”
那是个掺杂着咳嗽声的,微微有些沙哑的声音。

烈一下子回过神,点击鼠标新建病理档案,眼角迅速瞥过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23点43分。然后他回过身去,来人在椅子上刚刚做好,互相打了一个照面。

烈正要脱口而出的“你好”,就那么卡在了嗓子眼儿。

一时之间,寂静了片刻。
沉默,于烈而言多半是因为惊讶,而于另一人而言,却多半是出于尴尬与心虚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之间变得诡异起来。直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将他们打断。来人这才把病历递到烈的跟前,目光依旧是转开的。

于是,烈叹气了。
他翻看着之前的病史记录,开始仔细地问诊。

“不适的症状,到今天为止已经有多久了?”

“应该有一个星期了……”

很好,算你说了实话。知道瞒不住我。
烈一面作着记录,一面在心里头咬牙切齿,事后想想却只觉得气得真是不值得。

“拍过的片子还带着么?”

烈只是随口问这一句,没想到对方居然点了头,然后把X光片从包里拿了出来——仍旧保存完好地装在医院配给的袋子里。

烈接过X光片,只觉得自己的额角不自然地抽了几下。他查看过光片之后便戴上听诊器,对方已经配合地将外套解了开来。

“从啸鸣音听起来,症状恐怕是没有丝毫缓解,反而有加剧的可能。”摘下听诊器,烈开始开验血单,“情况究竟如何还是要检查过以后才清楚。”

化验结果出来之后,果然不出所料。
“口服的药物之前都已经开过了,所以这次就不开了。但是由于你的病情加重……”他停了一停,又问,“之前为什么都没有吊点滴?”

“呃……”寻思了几秒,答说,“时间上不太方便……”

烈听到这话,心下即刻明了了十分。却也没有接话,连手上的笔也停了片刻,耳中听得见某人又咳得厉害。转头看上一眼,居然面色都咳得发青了。

“先开一剂止喘针吧。”
笔尖动了动,先是Aminophylline and Sodium Chloride,然后是Glucose,最后是Ampicillin Sodium,分别标注了用量单位。想了想,又加上了氧气这一项。

签上自己的名字,接着盖章。再一次检查过一遍。
病人资料的姓名那一栏里,横平竖直地写着“星马豪”。

将处方递给豪的时候,烈瞬间回到了兄长的位置上。

“你喘成这样,自己一个人去付费没问题吧?”

“咳……咳咳……”红着眼睛冲自己的哥哥瞪上一眼,“这才几步路啊怎么会撑不住……”
话没说完就已经把药方一把夺了过去——这动作对豪这样一个病人而言显然还是太激烈了,虽然豪是很想马上走人,不过现在却不得不又在椅子上多坐了一下子,好缓过气来。

烈看在眼里,只晓得自己这弟弟怕也是有些病昏了头的,连多少没在犯过的逞强的毛病都冒了出来,想来也是自小都不曾病得如此厉害过,内心也有些害怕的吧?

比起以前的天不怕地不怕,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也是懂事的表现……

烈静静等着豪的气息恢复了平顺,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起身慢慢朝外走的样子,忍不住又叮嘱了一句。

“不要忘记先去做皮试啊。”
“哥你好罗嗦……我记得就是了啦,真是的……”

他真的会记得吗?
听着那嘟嘟囔囔,烈忍不住扶额。这叫他怎么能放得下心……虽说是长大了,可还是会有这样的时候,别扭得像个小孩子。

不过,就算还是要为他头疼操心,豪也是他的弟弟。
而且要说起来,也算得上是一个知道为家人着想的好弟弟了吧……虽然行为实行的方式烈实在是无法赞同……

交班时候,烈与接班的同事去输液室查诊又见到豪,挂着点滴,倚在靠椅上,已经睡着了。

止喘药剂已经输完了大半。
烈小心地把听诊器探进豪裹得严严实实的外套里,还是听得到啸鸣音,但是兴许也是因为已经睡下的关系,呼吸比之前却是要平顺得多了。

于是他些微安心地转身走开,抓紧时间换了衣服,赶回来时候刚巧赶上药剂将要输完,豪依旧睡着,烈替他按下了护士铃,又脱了外套盖在豪身上,然后在他右边的椅子上坐下,伸手覆上豪因为输液而微凉的指尖。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看过,是Brett发来的消息。

“Carlo刚跟我说,他之前跟豪通电话时听他声音不对,怀疑豪感冒了。听起来他好象恨不得马上送蜂蜜柠檬水过去。他最近是不是很有些神经过敏?”

一半也是出自关心,一半又别扭吐嘈——烈有那么短短的一刹那笑出了声,又匆忙掩起嘴,转过去看是否吵醒了豪……最后看着豪安静的睡脸,忽而又欣慰起来。

“看样子,很快就不需要我来为你操心了。”

覆着指尖的手微微紧了紧。

“我人生中唯一的缺憾。”


笨蛋豪。

点 滴

END


注:

Compound Methoxyphenamine Capsules:复方甲氧那明胶囊 适应症包括支气管哮喘及喘息性支气管炎。

Aminophylline and Sodium Chloride:Aminophylline and Sodium Chloride Injection 氨茶碱氯化钠注射液

Glucose:Glucose Injection 葡萄糖注射液

Ampicillin Sodium:Ampicillin Sodium for Injection 注射用氨苄西林钠

后记


其实是去年7月的时候就有的灵感。

当时那个蜷在输液室的椅子上,看着药水一点点滴落,呼吸困难又昏昏欲睡的家伙,非常不幸的,就是我。让我中招的病症叫做喘息性支气管炎。

而就是在那个迷迷糊糊的时候,看到来输液室查诊的医生从我跟前走过去,忽然就想,如果现在这个病猫是豪,而负责他的医生是烈的话,一定会衍生出非常无奈而又温馨的情况来——比如豪因为怕被哥哥数落而不敢在烈当值的时候去医院,开药的时候又因为害怕会撞上查诊的烈而不敢输液,结果病得更加乱七八糟,不得不半夜去挂急诊。分明小心挑了烈不当值的时候,却还是撞个正着……于是开了点滴,在输液的时候睡着了,而烈收了工就陪到豪的身边这样。

而现在写起来,当时脑袋里构想的很多镜头都已经记不太清了,也许那种温馨的感觉都不曾传达出1%吧……比如烈的无奈,还有豪的小心思等等。Brett和Carlo的乱入原本也是没有的……甚至前者还被我写阿尔了……咳。于是在这里向这两位的FANS叩头谢罪先。

最后,向所有看到了这里的人表示感谢。以后也请多指教!

评论(2)
热度(10)

© 天国之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