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控!!!& 布烈瑟浓
集合地
四驱兄弟·WGP专区
布烈/卡豪/伪独伊 ♥
纯自我满足

[布烈]No Title [Text 3]

++++++++++++++++++++++++++++++++++++++++++++++++++++

文题:No Title
背景:伪原著向
分级:粮食
CP:Brett Astair X Retsu Seiba

警告:对BL、布烈、同人过敏者,勿入- -+ 
           剧情妄想过头 吵架禁止 漫骂不可 雷飞责任自负

++++++++++++++++++++++++++++++++++++++++++++++++++++

TEXT 3


迷你四驱联盟日本办事处。

试想想在这么个充满了对迷你四驱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身经百练的江湖老手的地方,GJC冠军兼首届WGP冠军外加超级强队NA Astrorangers首任队长突如其来的大驾光临会是个什么状况?

——鲜花!地毯!鼓掌欢呼夹道欢迎,一片镁光灯闪花了眼……
好吧,以上是只有10岁的星马豪才会有的脑内花痴妄想小剧场。事实上他们至多只收到一些或是称赞或是好奇,而大多都带了些惊讶打量的关注目光。不过这也足够让人感觉不自在了,人被盯久了总会感觉如氓在背……PS,仗着自己戴了一副墨镜对各种视线自动选择性忽略的某人不算在内。

捏一捏小脑袋不时转动着四下打量的Ollie的小手,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弟弟被迫接受杉山斗士的断气杀人拥,眼神完全是下意识地扫过站在自己身旁的Brett,只觉那人嘴角的笑意很有些看好戏的味道。

然后烈想他或许应该去给自家弟弟解围,不过显然这会儿已经有些晚了,那边杉山正拍着豪的背,豪爽地、不停地哈哈大笑,后者好容易得到个机会大喘气,捂着被勒了老半天的脖子直咳嗽,这情形叫当兄长的看在眼里总归还是有些心疼,尽管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

不经意地把豪拉到自己身后些的位置,烈感觉自己的动作有些僵,因为他实在是不太会应付杉山斗士的那种迟钝和后知后觉。

“那个……”

努力调整自己的面部神经,尽管在旁人看来那只是个很礼貌的微笑,就那么开了个头。

“我想我们之后有的是时间可以叙旧,是吧?斗士?”

“啊对对对!先办正事……”不出所料,对方果然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一个击掌,样子神秘地把脸凑过来,还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四周,压低了嗓子。

——“是什么事儿来着的?”

于是感到无力的人现在便不止烈一个了。
Brett伸手扶了扶自己的墨镜,而豪则想,如果这是一副漫画,那么他现在应该是已经倒地不起,两腿抽搐,兴许还能给他把地板砸穿出个洞来都不是没可能的。

烈牵着Ollie的手,把他带到自己身子前面去,小孩子一早就在对斗士好奇地上下打量。

“我们是为了获准这孩子的参赛资格才来的,就是即将举行的夏季赛, ahummm?”
他在说话的时候微微抬起下巴,说完时伴着尾音挑了一下眉毛。兴许烈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从什么时候起他有了这些小习惯,像极了某人的派头。

斗士把目光在烈和Brett身上来回扫了几遍,不明意味地“哦”了一声,点点头,脸上写满了“我了[liao]”。不过在烈眼里却解读成了对方明白自己要办什么事,于是也未多想,只是催促。

“在哪里才能见到大赛负责人?斗士能麻烦你带我们过去吗?”

“哦哦!当然可以!这点事小意思!你们跟我来……”

“所以,你们想让我们准许这个孩子参加这一届的GJC夏季赛……”
负责人是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支着下巴,眼睛透过厚重的镜片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人——豪很有自知之明地提出自己跟斗士一起带Ollie去四处参观,把正事交给明显比他更擅长交涉的烈和Brett来干——此刻他们被打量着,烈已经微微有些紧张起来,而Brett看起来落落大方的样子,实际上脑袋里也一刻没停地思忖着眼前这男人究竟对他们有什么盘算。

“其实我们做为迷你四驱联盟举办这样的比赛,当然会希望有更多的孩子们能够参与……”

……这话听起来很顺耳。
Brett眯起眼睛,挪了个姿势,看起来好象是为了坐得更舒服一些。

……不过……
——“不过……”

果然。
仰起头慢慢地吸气,让清新的空气充盈在胸膛里,连头脑都放松了下来,以至于……

“对不起先生,您刚才的话我没有听见,能请您再说一遍吗?”
礼貌的,微笑着询问,声音是不急不徐的,听起来就好象在茶会上询问别人要不要来一块饼干。

微微点头以回应烈投向自己的目光,以示安抚。接着再次看向办公桌后面的男人,那人分明坐在空调底下,却掏出手帕拭了拭汗。

“您晓得……”缓慢的语速,像是思索着如何措辞那样,“GJC是全日本青少年迷你四驱大赛……”

“恩哼?”

“但是两位想要推荐的孩子事实上并不是日本人……”

“不过据我所知外国人参加GJC大赛并不是没有先例。”Brett神态怡然地陈述事实。“藤田玲……啊说起来烈,她是你们队上J的姐姐吧?”

“啊是……我记得当时她特意从美国赶来参赛……”

“那可真巧。”耸耸肩,“她现在在NASA实习,和我一个部门。”

“Brett?”
烈眨眨眼睛,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过来,接上Brett的话茬接着“无意义”地闲聊。“这么说来,你不就成了她的上司?”

“真正忙起来的时候其实也是没有上司和下属的分别的……你知道的,我们讲究通力协作。”

“这样啊……也是,J的姐姐到底是在美国长大的。”

“正确的说法是她们全家在她6岁的时候就正式移民了。”

“这么说来J不也是美国籍?”

“是啊,你不知道?”

“啊……不……”烈想了想,“因为从我认识他起他就一直在日本……”

“Ahummm,我知道,你们一起参加了GJC,甚至还一起代表日本参加国际比赛。直到最后你们分开的时候,J还是留在日本,反倒是你却跑来美国留学……”


话说到这里,两人才好象终于记起旁边还有第三个人似的,不约而同地又转回去正视那位负责人。

“很抱歉先生我们说岔了,那么您的意思是,因为Ollie是意大利人,所以不能让他参加夏季赛吗?”
提问的人是烈,不论是从他的声音语调还是神态动作上看来,之前那局促的紧张感都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

这样很好。
内心里作出这样的判断,倚上沙发靠背,Brett决定闭目养神。

那位负责人额头上的汗不晓得都给擦了多少回,手帕捏在手里,已经变得皱巴巴的。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Great!”烈爽朗的声音叫阳光都更灿烂起来,“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那么凭我们的推荐……我是说……”
他看了看Brett——这人明显已经事不关己了——决定自己接着说下去。

“凭我和我弟弟,以及Brett,还有因要事无法前来的前意大利队队长Carlo四个人的推荐,大会要邀请这样一个孩子参赛,总不会是什么难事吧?”

“可是那样是否会对其他的选手而言显得不公平……正因为有几位的推荐,所以我相信以这位选手的实力获得名次并不是什么难事……”


“Ollie只参加夏季赛。”
烈完全放松了,对方所提出的问题,他丝毫没有应付不来。“如果是担忧全国大赛选手权的问题,那么您完全可以放心。因为Ollie只能参加夏季赛,所以无论在这场比赛中取得什么名次,我们都无意让他参加最终的决赛。如果获得了参赛权,那么就按照顺位让给下一名次的参赛选手,我记得当年主办方邀请藤田玲来参赛的时候也是这么操作的,不是吗?”


“这个……”

烈知道,话既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眼前的男人也绝拿不出什么办法再来回绝了。他正了正颜色,看着负责人神色很为难,又给了条提议。

“兴许关于这件事,你们可以开个会多商量一下?”
这么说着,烈与Brett一道起身告辞,“也许明天的例会上您就可以提出来,相信来与会的岡田鉄心老师一定也会非常赞同的。我们对结果非常的期待。”

“啊!对了!”

说话间已经走到门口,烈握住门把,正旋开,又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地回过头去。

“那么,先告辞了。”
很难得俏皮地回眸一笑,对着自己身后的负责人……或者是Brett,好吧,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笑给谁看。

但是等到目送走了烈与挥手说“Bye”的Brett的背影,那位负责人觉得,在自己的内心里,可能以后都会对北美派头的一切事物都存有很深的阴影了也不一定。

评论
热度(7)

© 天国之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