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控!!!& 布烈瑟浓
集合地
四驱兄弟·WGP专区
布烈/卡豪/伪独伊 ♥
纯自我满足

[布烈|卡豪]No Title [TEXT 1~2]

++++++++++++++++++++++++++++++++++++++++++++++++++++

文题:No Title
背景:伪原著向
分级:粮食
CP:Brett Astair X Retsu Seiba 主 
         Carlo Seleini X Go Seiba

警告:对BL、布烈、卡豪、同人过敏者,勿入- -+ 
           剧情妄想过头 吵架禁止 漫骂不可 雷飞责任自负

++++++++++++++++++++++++++++++++++++++++++++++++++++

To Brett, I won't forget you and Retsu, Never~ But today......

Buon Compleanno, Carlo!

++++++++++++++++++++++++++++++++++++++++++++++++++++

TEXT 1

“最近天气不太好……”
透过被雨水打湿的玻璃向窗户外面看出去,是佛罗伦萨旧区最传统的狭窄街道。一成不变的黄色墙面与褐色门窗顺着灰寂的道路延绵着铺展开映入眼中,连带着阴暗的天色,叫人的情绪也忍不住压抑起来。

深深透出一口气,跟电话那边的人接着报平安。

“一直在下雨所以有些闷……不,没事,只是因为下雨的关系。

是的,我很好。

恩?学校?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啦……
只不过还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弄得到处都很潮湿,毕业设计的进度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什么?大学?这个我还不清楚……
不过我有让妈妈帮我留意一下,现在也该陆续有录取通知书到了。

当然,暑假我当然会回国,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再讨论看看去哪一家学校……啊……

总之我会小心,你也保重……我们暑假里见到的时候在说吧。

好的,烈哥哥。”


挂断电话之后匆忙跑去开门,果不其然,适才通话时透过窗户看到的身影正准备按门铃。

——倒吸一口凉气。


“快进来……”
二话不说把人拉进房里,“砰”地关上门。顺手接过来人手里的东西放进客厅里的茶几上,再冲进卧室里取出大浴巾送到那人跟前,利索地抖落开,披到来人身上,手忙脚乱地帮着擦干头发上的水。

“淋成这样怎么不开车……”

“车子目标太大,容易引人注意。”

“那你也不带把伞……”
收拾着被淋湿的外套的手停了一停,一个眼神扫过来,满是不赞同的责备,和担忧。

Carlo只能尴尬地望天花板,很是打马虎眼的声音。

“我出门的时候还没有下雨……”
他打了个喷嚏,然后被人粗暴地推进卫生间。


凶神恶煞地对Carlo吼完“不泡暖身子不许出来”之后,星马豪倚在被自己大力关起的浴室门板上,目光不经意瞥见从门口一路延伸进来的水迹,捂住眼睛歇息了几秒,喃喃地自言自语。

“既然都晓得自己忘记带伞……那就别绕路啊………………”


这是2004年,6月中旬。
星马豪迁进这所位于佛罗伦萨旧区的老式公寓,尚不满三个月。

阴天里还不到傍晚,光线就已经很暗了。
客厅里点亮了灯,老式墙灯昏黄的光线朦胧地氤氲了整间屋子,小巧的炉上烹煮着的热茶“突突”地冒着热汽。屋外嘈杂的雨声通过拍打窗户闷闷地传进来,反倒衬得房间里越发静谧安逸了。

悠闲自在地饮下一杯暖茶之后,才算是彻底缓过了被淋僵了的脾胃,Carlo轻舒一口气。险些风寒一场,身子都暖过来之后,在这间舒服的屋子里,人很快就开始泛起困意。

倚在柔软的沙发垫上,阖拢眼睛,Carlo的意识有些朦胧。不过……

“醒醒Carlo,别睡,还没吃晚饭呢。”

不过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候。
手里被塞进一盘茄汁肉酱面,最简单又最传统的意大利料理,色香俱全,摆在谁跟前不会食指大动?

Carlo毫不例外地把倦意暂且抛开到九霄云外去了。

外面的雨始终没停。
心不在焉地戳着自己的那一份料理,豪时不时地望向窗外,随着天色变暗,神色越发地忧心忡忡。

“雨下得这么大,这会又根本叫不到车,你今晚恐怕会回不去了。”

他望向Carlo,看着他消灭盘里的最后一点面条,递了张纸巾过去给对方擦拭。对方的样子好象也是思量了一下,又马上表现得满不在乎,

“那就挂个电话跟Ollie说我今晚不回去了,不过可能会有些费事……我怕今晚会打雷。”

“Ollie还是怕打雷吗?”

无奈地笑着耸肩,表情里还带了一点宠溺。
“那也没办法,不过到时候恐怕要麻烦你给他讲晚安故事了。”

“呵……哈哈,当然没问题。”
像是被Carlo的情绪感染了一样,提到Ollie,豪也一扫这几日来压抑的情绪,终于笑开了。
他拍着胸脯,就好象他小时候那样,大大咧咧地打包票。

“包在我身上!”

Carlo看着冲锋小子终于恢复到往日了活跃神态,心里颇感宽慰的同时也不忘掰下那竖起的大拇指,纠正豪的餐桌礼仪,然后不乏亲昵地戳他的额头。

“先吃饭吧,小笨蛋。”

也许如今,只有当Carlo管星马豪叫“笨蛋”的时候,才会依稀还有一点当初那嚣张跋扈的影子。
皱了皱鼻子,豪没有还嘴。要是七年前的话他绝对毫不客气地顶嘴回去,但是如今的豪已经不会那么做了,因为他并不为这个称呼感到不快,甚至他很高兴通过这么个小小的称呼来唤醒自己有关过去的回忆,让豪想起有关眼前这个已经关照了自己两年的人曾经的模样。

Carlo的七年前与七年后,太过判若两人。
而不知怎的,与之相处时,豪会害怕自己会因为太过习惯跟前这人的好而将他与记忆中的那个意大利队队长分离开来,将七年前的那人全盘否定,然后把Carlo曾经在两年前对自己讲述过的属于那个意大利队长的童年也一股脑儿地抛去脑后。

那样一来,他就会又变得不理解Carlo了。
尽管Carlo即使不被理解,也绝不会多说些什么。但是星马豪后来知道Carlo需要被人理解,被人体谅的地方有很多。而了解他的童年、他的出身和他的背景是对Carlo的理解的一部分,尽管自己在两年前才迟迟地知道这些事情,才知道对方的苦衷需要体谅——但是豪仍旧感觉得到,即使是从他这里得来的这么一份迟到了的,带着歉意的包涵与关切,也叫Carlo发自内心地高兴,谁叫以前的他们……几乎从来都没有人会设身处地地为Carlo考虑一下呢?

想到这里,星马豪突然也发觉,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同以前相比,如今自己的性子似乎也改变得迥然不同了。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把自己卷进现在的麻烦里吧……

Carlo给Ollie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豪已经把客厅里收拾干净,撩起袖管正准备洗盘子。他听见Carlo跟Ollie通话以前先与别人嘱咐了些事情,不过豪没有听得很清楚,因为对方刻意压低了声音。

但是他大约也猜得到,想必是吩咐家族里面指派些人手过来吧。对自己的境况,Carlo近来一向是很不放心。

原因是从半年以前起,也许是因为豪同Carlo还有Ollie,甚至是Ollie的父亲都走得比较近的缘故,他因此被人盯上。于是在确定了豪确实有被人跟踪过的情况之后,Carlo二话不说地把人先保护起来,在陆续辗转了一些地方之后将豪迁到了这所公寓,并且安插可靠的人手保护在周围,这才千叮咛万嘱咐、一步一停地回去处理那些被他抛下多日的事情。

其实最开始豪根本就没思考过,为什么自己在感到不安全的时候会去请求Carlo的帮助,而不是去向警方寻求保护。但是在Seleiny老爷子问起自己这个问题时,豪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地回答,

“如果警方问起我是否会与人结仇的话,我总不好说是因为我同贵家族走得很近的缘故吧?”

想了想,豪又接着补充。
“何况如果要就这个原因展开,也许盯上我的正是警方也说不定。”

听了这两句话,老爷子哈哈大笑着示意,随意Carlo怎么做都好。
不过尽管如此,两个人仍旧是显得很低调,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两年以前初到意大利时豪原本就同Carlo还有烈有过约法三章,表示绝不会介入到Familia的内部事务里。这还是由豪首先提出的,他早也已经到了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的年纪——与Carlo关系颇好并且受Ollie的喜欢,甚至得到Seleini老爷子的青睐,那就需要在更多的地方避嫌。虽然这样还是被盯上了,不过所幸也让向来在意大利本土毫无顾及横着走的其他黑手党徒们有所顾及,没有太明目张胆地针对豪这个“可疑的外国人”……

只是这次回国以后,是不是要去神社里拜拜,求几个护身符比较好……

好容易把Ollie哄睡了,豪挂断电话,脑袋里忽然冒出这样的念头。
他下意识地朝借了自己的笔记本办公的Carlo看了一眼,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脑海里面一闪而过的某个量词的不正常。

“床头故事说完了?”
看见豪朝自己走过来,Carlo准备合上电脑,不过被豪挥手阻止了。

“明天是礼拜六,我可以晚些睡。”

“唔……”
依言继续干活,不过还是挪了挪身子,让豪也倚到床上,耳里听见拉开被子的悉悉唆唆的声音。

“在我确定Ollie有没有睡着的时候,老爷子接了电话,说今晚会陪Ollie一起睡。”

“那就不担心了。”
打了个呵欠,被豪闷闷的声音传染了困意,Carlo对下属最后再简单交代了几项事务,关上电脑也睡下去。他想这段时间是有些辛苦,不过更辛苦的日子似乎还在后面……


阖上眼仍旧停不下来地在脑海里分析完局势,Carlo伸手熄灯,窗外响起一道滚雷。


“豪,半个月以后你把Ollie一起带去日本参加夏季赛怎么样?”

“恩?怎么突然……”

“意大利已经申请到WGP的主办权。参加世界大赛以前,Ollie需要积累点经验。”

这个理由似乎说得过去。不过豪觉得Carlo还是有所隐瞒,像是“你不去吗?”“老爷子同不同意?”之类的问题,Carlo尽是不答,只就着雷电的闪光,把支起身子满脸疑惑的豪给按了下去。

“意大利的事情我会处理,”这听来有些答非所问,“等你们回来以后,你也可以安心帮那孩子准备参加世界杯了。”

听出话外之音的豪盯着Carlo在黑暗里仍旧闪闪发亮的浅蓝色眼睛,花了些时间去调整自己适才乱掉的呼吸。

“我知道了,”豪闭上眼,被子底下跟Carlo牵在一起的手微微发颤,握得有些紧。“你要小心。”

Carlo微扬了下唇角,安抚一般把豪揽进怀里,拍着他的背,亲吻额头。


“晚安。”

++++++++++++++++++++++++++++++++++++++++++++++++++++

TEXT 2


成田国际机场
七月里的东京艳阳高照。

飞机轰鸣着降落在机场跑道上,巨大的影子透过候机厅的落地玻璃在光洁的地砖上一掠而过。这一瞬的明暗交替让人在刹那间迷了眼睛。

低下头,烈眯着眼适应这光影的变幻,扩音器传出播音小姐清甜的嗓音,在清晨里尚算空阔的大厅里回荡,绕梁不绝。

“起太早了吗?”

接过递来的咖啡,烈笑。

“看样子我有些明白你为什么总是戴着墨镜了,Brett。”

Brett Astaire耸耸肩膀,手边的电子屏上有了变化,几班航班号之后的备注由预估到达时间转为了「到着」,广播仍旧絮絮地播送着航班起降的情况。

“从米兰出发的JL418号航班已经到达机场,请……”

喝着饮料,烈与Brett的交谈被手机短信的简洁铃声打断,烈掏出手机扫了一眼,向对方点点头。

“有个家伙说行李太多,需要帮忙。”

一口饮尽罐中的饮料,将空的易拉罐丢进一旁的垃圾箱中。
两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向接机的方向过去,神色悠闲态度自然,仿佛这里不是机场,而是在哪一所公园里散步。待两人走到目的地不远处时已经可以听到手推车的声音,只见堆砌方式看起来也颇需要些能耐的一车行李迎上来,烈隐约感到自己兴许是张大了眼,至于Brett……看起来一如往常一般淡定,恐怕是那副墨镜的功劳……

“你这是想把整个意大利都搬回来吗,豪?”

迎上久违的兄弟以后是来自弟弟的亲昵拥抱和贴面礼,烈略估了一下箱子的数目,声音听来很没有脾气。倒是豪颇爽气地在行李堆上拍了拍,口气听起来轻描淡写,不过样子看起来非常得意。

“只是带回来一些画。还有之前没来得及完成的作品——我这段日子可都扑在上面了,现在要我跟它分开整整两个月,想也知道,我怎么可能舍得。”

“该说你变了还是没变……”目光扫过那些行李,又把正同自己握手的星马豪上下打量了一番,Brett作出总结。“这里的又是些什么东西?”

“礼物!”
无比干脆利落的答案。

视线落上Brett所指着的与装着画的那些相比明显要崭新许多的,质地厚实的大箱子,看清楚上面的LOGO之后,又对上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笑容,烈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僵硬得很不华丽。

“你说……这是礼物?”

“恩哼~”点点头,笑得都弯了眼,“你也晓得我特意拐了一趟米兰。”

“我说……”按了按额角,当兄长的觉得也许自己会要昏厥过去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如果对方的回答真的如他所料的话,“别和我说你把Carlo当成活动银行使……”

清一色的Monogram Alzer80,他甚至还看到手绘纹章露出了一小块……烈抚住额头,在他感觉自己真的就快要倒下去了的时候,Brett很是时机地伸出手,不着痕迹地在烈的腰上扶了一把。

“怎么会!”

松了一口气,烈这辈子头一次庆幸自己的弟弟没有向往常那样给他充满自信地来一句“那当然”。不过这还是不足以解释豪哪来的本事竟带回这么一堆奢侈品,迎上烈疑惑的眼神,豪简单地做了下解释。

“作为谢礼,”豪讲,“说起来那家伙到底也有找人帮忙的时候——到底也是给人添麻烦,不好好打点一下怎么行。恩……这是那家伙自己说的。”

“麻烦?”烈眨眨眼,看了看自家弟弟,又看了看从刚才起就一直躲在豪身后不时偷偷探出个脑袋的小家伙,摇了摇头。“我可不觉得这是麻烦。”

星马烈弯下身,露出一个充满亲和力的,兄长式的笑容。

“Hello~Ollie~”

还是当初那双澄澈的眼睛,从豪身后走出来,羞涩地喊了一声,“烈哥哥。”
然后难掩好奇地向烈身边的Brett瞄去一眼,可爱的模样引得兄弟两个不约而同地想要去摸摸小家伙的头。

不过烈很快就会发现,Ollie此时的羞涩并非是与两年前一般的出于内向,而是因为初次踏上日本的国土,兴奋又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

“Ollie真是开朗了许多呢!”
待四人回到家里,烈不由发出这样的感慨。适才还在车上时,与有过一面之缘的烈还有初次见面的Brett慢慢熟悉起来的Ollie渐渐也恢复了孩童的好玩本性,一路透过车窗对东京的街道四处打量,不时地念出街边的店招,

“上木……三工……什么的?”

豪笑着纠正,“呵呵……那是‘上杉工业’。”

“小ホホホホオ?”

烈也探头望了望窗外,“那个念‘小林木材’。”

“哎~~~~~~~~?”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转回来的是一副苦恼的小模样。“日文好难哦……为什么明明字的写法都一样,念法却完全不同呢?”

“那是因为汉字原本就很难。就是日本人也不一定能全认识。”听着烈的解释,Ollie又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豪,他也对自己点点头。

“而且,”烈从前座回过身,“Ollie的日文已经说得很好了,以Ollie这个年纪……Brett,跟你当年比起来也不差呢。伶牙利齿的。”

听到那最后一句调侃,专心开车的某人忽然觉得很无力。

“我可不觉得你这是在夸奖我……”

这话落在豪的耳朵里,他也知道哥哥是想起当初Brett挑衅日本队的往事,忍不住拿来开涮一下了。

“啊?那是什么?”
对那三人的对话一时还无法理解的Ollie突然被外面的一栋建筑吸引了注意。

“恩?”顺着Ollie的目光看出去,是一个相当大的广场,广场中央有一栋白色的体育馆型建筑物,建筑的周围散落着一些摊位,即使在远处也能望见有不少的孩子聚集在那里,TAMIYA的双星标志醒目地印在用于搭建摊位的大棚上。

“哎……”那熟悉的商标和熟悉的建筑物让豪一时有些晃神,眼底依稀透出了怀念之情,“今年的夏季赛也是在这个场地举行啊?”

“看起来是呢。”点点头表示确定,烈转向身旁的Brett,“我第一次获得全国大赛选手权的地方。”

说这话的时候,烈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怀念,更有些小小自豪的骄傲。

“看见现在的Ollie,就有一种‘自己后继有人了’的感觉。”
好容易把行李收拾停当,接过Brett来的毛巾轻敷了一下脸,拭去额头上渗出的薄汗,烈朝身旁那人微微一笑——星马兄弟的长相多是随的母亲,哥哥还尤甚于弟弟一些。良江在年轻的时候是怎样的一个美人,看看星马烈也便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

——美人哪…………………………
冷不丁又对上自己这些年好歹也算是时常看见的浅笑盈盈,Brett一时竟也会如此没头没脑地想。不过他很快就把那些飞去爪哇国的冷静理智给抓回来,因为对方正在向自己提问……依星马烈的性子,很难得有机会能遇上他会这样胡思乱想。

“听起来会不会很奇怪?说得好象我已经年纪很大了一样……”

“不会。”同样回以一个微笑,似是为了掩饰适才的失态,Brett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有礼貌,顺带看了一眼刚组装起跑道,正玩得兴高采烈的两人。

“换作是我的话,我也会希望有这样一个孩子能继承我的冠军称号。不过我想Oliviero要继承的恐怕不止是一个冠军而已。”

“也是……要说继承的话,Ollie可不应当是我的继承人呢。”

“哥哥你在说什么呀!”

不知不觉已经走进了安置着跑道的房间,看着Dio Spada一圈一圈地奔驰,烈喃喃自语的声音含混在马达的回转声里,若非是耳朵灵敏,恐怕是绝听不见的。

不知打哪来的神经,豪听烈说这话时总感觉那语调太寂寥,下意识就一把勾过哥哥的肩膀,内心莫名地有些焦急和气愤的情绪不知道怎么形容。所以在第一句抗议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以后,他忽然又像脑筋卡壳一样,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了?豪?”

“不……没什么……”
看着烈反朝自己投来的古怪又关切的目光,豪尴尬地收手,动作有些僵硬地抓了抓后脑勺。紧接着就听到Ollie小小的惊叫,匆忙将注意力又转移过去,Dio Spada正从第一个弯道里驶出,小小紧张的Ollie还没来得及放松自己的表情,车子又驶进下一个弯道了。

仔细地听着车子的马达声,目不转睛地盯着车身的每一处,曾经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三人几乎都出于本能地在脑海里迅速分析判断起车子的性能来,等着车子又再跑了几圈,豪便拦下了Dio Spada。

“给你~Ollie~”

“恩~”
小心翼翼地接过车子,就好象接过的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珍宝一样。Ollie走到工具箱旁边准备开始保养。

“其实以我的经验不适合指导Ollie驾驭Dio Spada……”
看着孩子坐在地板上的小小的身影,豪多少有些沮丧。一旁的烈已经开始同Ollie探讨起之前试跑时所发现的问题,流线型车身的优势无法完全得到发挥,过弯道时仍旧显得稳定性不足……行驶时所受的风压一但有所改变恐怕会有失去抓地力的危险……这都是豪所不擅长的地方,尽管在检查过车子的配备之后大家也都知道,豪已经尽力去指导过Ollie如何避免这些问题。
弟弟无精打采地胡乱扒拉着后脑勺的头发,做兄长的在一旁好声好气地劝慰——典型的Seiba Brothers的相处模式。
Brett玩味地弯起了嘴角。
不论过了多少年月,兄弟俩的性格再怎样改变……那些本质上的东西——生在他们的骨子里,灵魂最深处的东西,还有那些本能……

——It will Never Change, Never。
[——是不会改变的,不是吗]

径直走到坐在地板上与齿轮艰苦奋战的Ollie身前,手插在裤袋里,弯下腰,在孩子微微诧异的目光下给予指点,然后转向在后面不知怎的又快要吵起来的两兄弟……

“说真的,你们不觉得Dio Spada和Sonic的性能很相近吗?”

“哎?”

Brett说话一向都是掷地有声——先不提叫那对兄弟立即就停止了争吵,一时回不过神来地看向他,安静地只会大眼瞪小眼。

于是让对Dio Spada的跑法相对也许更擅长的星马哥哥来负责担当Ollie的教练,星马弟弟从旁指导的事,在Brett的一语惊醒梦中人之下,就这么定下了。可是就Ollie想要参加GJC夏季赛而言,麻烦也就才起了个头而已。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1)

© 天国之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