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控!!!& 布烈瑟浓
集合地
四驱兄弟·WGP专区
布烈/卡豪/伪独伊 ♥
纯自我满足

[烈诞生日贺]复生

写在前面

听着最近很喜欢的歌,忽然想到一些情节。于是随手就写了。

又想到即将是小烈的生日,原本只是想作为一个单独的故事,偏生写着写着就停不了手。顺着另外一个故事所想的,就那么滑过去了。

于是本篇还没出,这倒先成了番外。
明明是贺文,还忍不住虐了起来。想来真觉得挺对不起自己,更挺对不起烈的。

却是在几天之内,又赶不出一篇新的贺文来……只得草草收尾,等过些日子再回去涂抹本篇,用来好好疼爱一下被我欺负的小烈了T T

以此失败之作告戒自己,从此以后都要牢记。

——后妈是要坐牢的!!!

OVER

+++++++++++++++++++++++++++++++++++++++++++++++++++++++++++++++++++

复生。

这世上有什么比一个人去鬼门关走了一遭更可怕的事情?

当医生终于取下那个近乎终日覆住星马烈半张面容许久的给氧器的那一刻,随着烈苍白的唇间送出的吐吸,在场所有人的心脏,仿佛都跟着颤抖了一记。

久违了的,仿佛带着薄荷清新的空气充盈了肺腔,心脏剧烈地,恐惧一般地震颤起来,烈紧闭起双眼静等着心跳渐渐平复,然后扬起头,眉宇间淡然一笑,只说,

“我回来了。”

紧接着就被星马豪拥起来,念着兄长久病初愈的身子,豪强忍着激动,烈感觉到有水滴落在自己的衣领之间。
他伸手轻拍着弟弟的背,抬眼对上之前就一直静静站在豪身旁的男人,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叫烈也同那男人不得不熟悉起来,所以如今那男人心里想的调侃,烈只消看他一眼就全都知道。

把仍旧抽抽噎噎的豪拉离星马烈,Carlo说,烈你卧病的辰光里,豪差不多要把他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

烈点点头,示意他知道。
虽然烈从小到大从没有亲眼看到过豪的眼泪——除了今天——只是在他卧病的那段辰光里,偶尔会从Carlo的衬衫上,有时候是胸前,或者是肩膀,或者也有背后看到一些水迹,再配上豪泛红的眼眶他就知道。
从得知自己的病况的那一天起就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甚至将远在意大利的恋人栓在日本一同照顾自己,始终带着信心和笑容鼓励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星马烈引以为豪的弟弟……

比任何人都担心自己,比任何人都感觉到恐惧,害怕着死亡与分离……尤已经胜过星马烈自己。

烈什么都不说,眼里映着豪的影子。
一向直来直去的弟弟只为那句调侃不满地数落自家恋人,揪着Carlo的衣领,声音里透着焦急。

豪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我哥哥去鬼门关走了一遭更可怕的事情?”

Carlo无奈地挑眉,目光落上星马烈,烈却说他有些乏了。

于是Carlo心想,豪这个笨蛋,怎么没有。
一个没有求生欲望的人,即便能从鬼门关回来,又有什么用?

烈再一次倒下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出乎意料的是烈的健康状况仅仅维持了一个多月,这还是Carlo和豪日夜努力照看的结果。

一个月以来,Carlo一面同豪时刻注意烈的身体状况,一面私下里不动声色地在烈工作的地方安排人手监视,睡眠、饮食、工作,任何一个生活细节,一个寻求死亡的人可以用的消磨自己生命的办法,Carlo知道得太多了。而比这更糟糕的是,比起Carlo,烈知道得更多。

第一时间接到烈昏倒的消息的那一刻,Carlo内心咒骂了一句Shit,该防的终究还是没防住。然后丢下开到一半的家族会议和一桌子的干部,火烧火燎地朝医院飚车。

烈昏倒时所处的那家医院,正是烈工作的地方。
Carlo到那里的时候,正赶上抢救结束,护士小姐正准备通知家属那一刻。他匆忙按掉了将要拨通的电话,说我就是家属,星马烈的情况如何?
偏生那护士小姐是个新来的,看着跟前这个蓝眼睛蓝头发的老外怎么看怎么不像病人家属,眨了眨眼睛话说得很委婉,“先生不好意思,星马医生的家属我们还没有通知到呢。”
Carlo只觉得心里一阵光火,想哪来的时间解释那么多。正焦急的工夫,烈的同僚出来打圆场,只说是自己通知的把那小护士打发掉,接着把Carlo拉到观察室跟前。Carlo一眼就认出门口围着的一群人里最中间的那个就是烈的担当医生。赶紧走过去问人家病况。

看起来经验丰富的医生翻完手上的报告,叫周围的人都散了。再将那一叠报告送到Carlo手里,摇了摇头。

Carlo扫过一眼,脑袋里印进几个字,深度昏迷。

“虽然时间很短。”
医生补充说。
“星马医生当时很快就恢复了意识,但是他心脏的状况相较上次入院的时候,又更加糟糕了。”

Carlo听得蹙紧了眉,又一次埋首回检查报告,上面列出的症状一条比一条严重,终于忍不住攥紧了拳用力打在墙上,低吼道,“该死!为什么我们都没发现呢?!”

担当医生叹了口气,指向报告的一处。
“这里。星马医生为了掩盖病状,服用了大量药性强烈的药物。而这些药物………………”

Carlo示意医生继续说下去。

“这些药物对星马医生的病情而言,绝没有任何帮助。
Selainy先生,恕我直言,同样作为一个医生,星马医生显然很清楚他的行为对他的身体所带来的后果。而现在这种状况……如果星马医生不配合,我们将束手无策。


星马医生的心病……”
老先生看着Carlo浅蓝色的双眼,态度很诚恳。却被Carlo打断了。

“我知道。”
Carlo低头细细思忖了措辞,而后接着说。“对诸位以及这所医院而言,烈非常重要。我明白这一点。”
他把报告折起来,放进公文包里。端正了颜色。

“但是在那之前,烈是我和豪的亲人。对我们,尤其是对豪来说

——烈比生命更重要。

所以……”
他向面前的老者郑重地鞠躬。

“拜托您了。”


担当医生看在眼里,竟一时语塞。而后只默默地转身离开,最终只挤出一丝苦笑。
“星马医生的病情,院方不会告诉星马先生的。
但是能隐瞒到什么地步,也要看星马医生自己的意思了。现在也只希望星马医生,能尽快振作起来。”

目送医生的背影渐渐远离,Carlo回到烈的病房前,透过窗户看见烈微微有些苏醒的迹象。

拿出手机,滞了一秒。
关机走到护士台借用电话联络星马豪。

再回到房间时,烈已经在床上坐起来。眉宇间依旧是一片平静,只在看见Carlo开门时微扬起头,唤他。

“Carlo.”

“恩?”

似是因感觉嗓子沙哑,烈终究没有再说话。
Carlo趁机转身,倒了一杯水。

“你需要喝一点。”Carlo说,“如果觉得有什么对我还不可以说的。就一起喝下去,然后忘了吧。”

烈看了看手里的水杯,再看看正拉过椅子在自己的床边上坐下的Carlo。发现对方也看着他,蓝得透亮的眼睛仿佛直直望进心底。

“你真的觉得……没什么值得你留下来的了吗?”

他只是那样注视着。
仿佛能将人看融了的视线,终于让烈脸上的淡然开始挂不住。

烈笑,说Carlo你在说什么?我不太懂。
而Calro答他,都这种时候了,烈,我所熟悉的你不会再坚持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还是说你真的以为……

“什么都瞒不过你。”
打断Carlo要说的,烈把水杯放到一边,感觉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我原本打算,把豪托付给你就可以了无牵挂了。但是就像你看到的,
我不敢让豪知道那些,那会比我的离开还要让他痛苦,他会自责一辈子。我只能……”

“你真的以为豪什么都不知道,你和Brett分手的原因?”

烈终于变了脸色。
“谁会让他知道?”烈这样问。

“谁会告诉他?”

Carlo摇头。没有回答烈的问题,却说,
“豪不是孩子了。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能好起来。”

看着烈一时有些怔忡的表情,Carlo不再继续说下去。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豪唤着哥哥焦急地冲进来,在见到烈暂且平安无事的身影之后停住了脚步,烈这才看清楚,豪的眼眶又泛着红。

“烈哥哥。”豪觉得鼻子又开始泛酸。
他的声音哽咽着,最终还是忍不住上前将用力抱住,抱得死紧。

Carlo起身走到外面的露台把空间留给兄弟俩,点起一支烟。
他没有继续对烈说,其实豪也隐瞒了一些事情,还不能让你知道。

再次打开手机,发现在一群家族干部发来的寻自己回去处理公务的短信里夹杂着一条简讯,简单得只有三个单字。

——Now in Japan.

然后隐约听到房间里,豪自告奋勇,坚决要给烈庆祝生日的声音。
豪说,还有什么比我的哥哥降临到这世上更美好的事情吗?

Carlo熄掉手上的烟,心想很快就会有了。
目光再一次扫过短讯最后的署名。

只等到4月10日。
会有人,死而复生。

End or To be Continue...


评论(4)
热度(12)

© 天国之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