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控!!!& 布烈瑟浓
集合地
四驱兄弟·WGP专区
布烈/卡豪/伪独伊 ♥
纯自我满足

[伪独伊]《失楽園》〇~Ⅱ

[伪独伊]《失楽園》


文题:《失楽園》
背景:伪原著向
分级:粮食
CP:  Erich Klemens Ludendorff X Giulio di Angelo
警告:宗教内容有
          对BL、意大利队、拉郎配、同人过敏者,勿入
   剧情各种包爆走 请观客遵守网络礼仪道德 理性阅读文章
   同意以上条款读者默认已具备抗雷体质,如若仍遭雷击,责任自负

 

+++++++++++++++++++++++++++++++++++++++++

以下正文。

+++++++++++++++++++++++++++++++++++++++++

 

章序

起初,上帝捏据尘土照描自己的模样,赋予生命之气,赐福予他。这是上帝创造出人。这时候,人是没有罪瑕的,住在上帝所造的伊甸之园里,直到女人受蛊惑。那蛇教人违背了上帝。这以后,人就负罪了。

 

人听信那蛇,吃下那知能善恶树结的果,从此与上帝一般能知用善恶,却已不复清白无罪之身。上帝恐怕人又伸手去摘那伊甸园里生命树上结的果吃,就永远活着。便将人从伊甸园里驱赶出去。人从此便要先受劳苦,才能从地里得食。

 

然而,上帝又使耶稣告诉人,人以维生的不止食物,而要以上帝的话语维持,所以人祷告的时候,要这样说: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世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罪,如同我们免了人的罪。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就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都是你的,直到永远。”

 

“阿门。”

 

 

《失楽園》


 

星期六,FIMA紧急叫停了Eisen Wolf与Rosso Strada的所有赛程。但这对于挽回已经发生的意外事故丝毫无济于事。这群忍气吞声了整整一年才当上了世界杯东道主的美国人,尽管在对此类突发事件的处理上理当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与技术上各方面的好处,却就是调不来一架直升机来对发生了山体滑坡的赛道全域进行一番彻查。

 

得到这一消息的NASA Astro Rangers在赞助方的授意下当即拒绝继续参加当天下午的比赛。Brett Astia第一时间赶赴事故现场,代表主办国最高赞助方要求FIMA跳过一切繁琐程序优先处理事故展开救援。原本正与FIMA的工作人员僵持不下的德意两方,都在见到Brett加入交涉以后默契地保持了沉默,主动予他交托了全权。Brett身兼主办国官方与参赛者两方的立场分毫不作让步。交涉却仍旧没有进展,甚至发展成了争执。面对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口让美国队直接介入搜救指挥的FIMA成员,Brett当场直斥这根本就是而毫无责任感的不作为,简直是美利坚的耻辱!

 

“FIMA的运转才不过几年!组织结构就都已经僵化了吗?!还是说你们只着眼利益甚至可以置体育精神于不顾?NASA早就通知过你们这几日的天气状况不甚稳定必须取消一切野外赛事!为什么还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故!在有条件进行全面有效地搜救的情况下执着于规章教条而不及时采取行动,你们还嫌这不够让迷你赛车竞技颜面扫地吗!”

 

FIMA人员的官腔让Brett愤怒地拍了桌子,原本在一旁沉默下来的Schumidt及时拦下了他。另一边挡住工作人员去路的Carlo则冷哼一声,“那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你们到底要不要赶紧救人!”

 

“是啊Brett,问责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要首先保证遇难者的安全!Erich和他们队上的Giulio现在都还下落不明……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就不止是赛事无法顺利进行的问题了啊!”

 

“我知道了。稍安勿躁……”这是说给Brett自己听的。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强硬地向对方下达了最后通牒,“从这一刻起,由我们的搜救人员接管这里所有可用的设备。尽管去跟你的上司汇报。我才不管FIMA有什么理由多少条规章!FIMA要是对搜救工作有意见,尽管去找赛事的赞助方谈!”

 

Brett把话说完,三人就从这豪华却毫无用处的房车里都走出去了。搜救人员迅速接管了通讯设备,给在山谷上方徘徊的直升机接通了讯号。那山谷下面草木葱葱,望向东边,却尽是滚落的山泥。


+++++++++++++++++++++++++++++++++++++++++

 

章Ⅰ

Erich·Klemens·Ludendorff睁开眼,浑身被冰凉的雨水淋得湿透,手底清楚的山泥的触感让他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正置身于危险之境。

 

他警惕地没有再动,直到视线得以恢复,在终于确认自己并非身处悬崖峭壁之后,他才缓缓起身观察周围的环境,顺便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口。

 

“真是上帝保佑……”

他抬头望了一眼崖壁高处,寻到那想必是自己坠落的地方,不由为身上仅有几处擦伤而庆幸不已。

 

花了十几分钟找到落在不远处的Berg Kaiser,在确认过GP晶片已然无法收发讯号以后,Erich开始冷静地思寻眼下的出路。虽说是因为遭遇滑坡而落到偏僻的山林中,但是距离国道也并不太遥远。自己并不被伤疼拖累,就能往有人迹的地方去,也不失为一个自救的办法,或许比蹲守在这里等救援要来得强。

 

有了计划就要实施。
作为一个行事周密的行动派,典型的德国人,Erich在查看随身携带的地图并且找出了一条可能遇上救援队伍的路线之后,他就已经准备好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只是当他就要绕过一片山石堆向别处走时,就像是冥冥中有什么阻碍着他一般,他几次停下脚步,只觉得自己像是忘了要寻找什么东西,却又明确回想不起来,神迷了心窍一般满心焦虑烦乱地折返回原地打转。

 

Erich的目光牢牢盯在地上,又感到自己的心极不踏实地悬在半空。他想不起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但意识却催促着他一定要去寻找……一定要去寻到!就在这焦虑不安间,又踢到一堆沙砾阻止了他的去路,Erich下意识地转身,眼角瞥见一抹暗红,陡然令他在脑海里震响了警钟。

 

——那是Dio Spada!

 

Erich三步并作两步往那车所在的地方找去。他本记得自己是在比赛途中遭遇的意外,却完全遗忘了坠落的过程,直到看见这部属于对手的赛车,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开始在他脑海中闪回,额角隐隐作痛。他捡起那部DioSpada,车身刺目的颜色提醒着他,他并非独自被卷入这场意外之中!

是了。那崖上的山道蜿蜒曲折,正是Dio Spada最擅长发挥本领的赛道,驾驭它的车手也不是等闲之辈——伴随着那个在坠落之前与自己缠斗不休的身影终于在他脑中清晰起来,Erich终于忆起了坠落的全程。他震惊于在自己坠落时拼死想要拉扯住自己的那只手……若非这是他自己的记忆,他绝对无法相信一个那样的意大利人也能做出这般不顾自身安危的举动。

 

“Giulio!”

Erich终于意识到对方并没有落在自己近处,想必是由于坠落的力道将两人摔得散开了,他即刻担忧起了Giulio的安危来。Erich当然无法愚蠢地相信人人都能如同自己一样幸运,正相反,若是那力道大得足以把Giulio抛到更远处,恐怕眼下他已经性命堪忧。

 

Erich想到这里,即刻便打消了独自去寻找救援的念头,转而寻找起Giulio的下落来。牵系着Giulio性命的担忧敲震得他心里咚咚打鼓,他无法甩脱这声音,就好像有什么要指引着他一般,要他往那艰泞难以脱身的地方去,除非他遵循着这指引,否则就鼓动得他不能安宁。


+++++++++++++++++++++++++++++++++++++++++

 

章Ⅱ

Giulio在圣母像前念完了祷词,然后从教堂分崩离析的梦中惊醒了。他依稀记得在梦中左腿似乎被什么噬咬了一下。而今他听见脚边的灌木发出沙沙的声音。Giulio双眼视力都是2.0,他确信自己看到了一段儿尖细的尾巴。

 

他已经感觉得到左腿的麻木,这令他面色苍白,背脊后头挂满了冷汗。他用颤抖的指尖在包裹住小腿的紧身裤上摸索到了细微的破损,这过程中他又念了一遍梦中的祷词,咬紧的牙齿几乎磨碎了最后的那一声“阿门。”

 

“看样子,我很快就可以去见上帝了。”

 

Giulio抬起头望向那垮决了的、高耸的坡崖,他甚至找不到自己坠落的地方!他不需要去查阅收在胸前口袋里的地图,就已经十分确信,在这具身躯变成尸首之前,他离开这里的几率绝不可能大于零。

 

而那个无辜的德国人在这一刻出现在他面前,对被夺尽筹码的意大利人而言,无疑是莫大的讽刺。

 

“你来做什么?”

 

“……”看着Giulio充满敌意的表情,Erich心中瞬间充满了无奈。在此之前,Erich已经预想到他与对手的相处不可能太愉快,而眼下对方如此明显的抵触与不配合,确实完全出乎他的预想之外。但是Erich并不是一个不明事理之人——或者也可以说德国队员向来不和长不大的意大利队成员计较——他仍旧将DioSpada物归原主,言辞简略地说清了他们眼下的处境,“我们有办法离开这里,走出去,不需要两个小时,所以我来找你。”

 

“不。我才不要和你一起离开这里。”

 

“Giulio……”

 

他向意大利人伸出手,关乎性命的利益当前,Erich十分肯定Giulio必然会同意暂时休战,与自己配合着离开这里。他认为对方没有理由拒绝,故而Giulio第一次将他的手打落时令他感到极为意外。然而考虑到意大利人难以捉摸的脾气,Giulio不友好的行为并没有让Erich察觉他铁了心要拒绝自己的提议,

 

“你要是有气也可以回去了再发。我相信你也不至于在这样的时候真的还打算任性闹脾气。”

 

“我的事不用你管。总之,你走你的。我铁了心要留在这里了。”

 

“别开玩笑了!”

 

“没工夫跟你开玩笑。”

 

“好吧。不管你是不是认真的,我都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起来!”

 

“不!该死的!你给我放开!住手你这该死的德国佬!”

 

Erich决定无视别扭的意大利人的意见也要将他带离这里,然而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反抗!Giulio坚决不让自己的腿从地面上挪起来哪怕只一寸。这使Erich终于不能再克制自己隐忍已久的愤怒,眼前的意大利人简直不可理喻!德国人生平头一遭被气得怒不可遏,再也不能管顾什么风度与理智了。

 

“那你就尽管留在这里吧!我不管你了!”

 

“你不管才对!”

 

Erich听到这里,终于转身离开,并且打定了决意再不去想那个不领情的意大利人。Giulio从一开始就决意要撵他走并且确实达到了目的,他目送德国人离开,手里握紧了对方归还给自己的赛车,将自己逼走德国人的话细细咀嚼着,复又呢喃了一遍。

 

“……死脑筋的家伙……你本来就该不管才对……”

 

随后,他脑中又回响起了那个分崩离析的梦里自己所念的祷词来,那或许是冥冥之中天主给他的启示。Giulio如此想到。下一秒,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方才的争执已经令他血流加速了。

 

“很多在尘土中睡了的人都必醒来,有些得享万世长存的生命,有些蒙受耻辱,万世被憎恶。”

 

Giulio并不想要过早地决定自己被归属于哪一些人之中。但他能够想见,自己身边恐怕绝不能有Erich。眼下他艰难地开始处置自己的伤口,这之后他只有等待,等待这样的两条路之中有哪一条最先降临到他面前——是通往死亡的康庄大道,还是天主慈悲的一线生机。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

© 天国之门 | Powered by LOFTER